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典型案例
联系我们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11号

电话:0797-8151807

邮箱:jxnflf2006@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南芳名案 > 典型案例典型案例

『南芳成功案例』最高院提审改判委托人无须承担3194.56万元的支付责任

作者:陈昌敏 发布于:2019/7/31 11:13:57 点击量:

           法理要旨

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

应收工程款的质权自信贷征信机构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如未设立,债权人将不享有对应收账款的优先受偿权。

 

案件背景

2011年5月13日,赖某、杨某某(甲方)为出借人,肖某某、谢某某(乙方)为借款人,A公司(丙方)为担保人共同签订了一份《借款协议书》,协议书主要约定:甲方同意借款人民币3500万元给乙方,丙方自愿为乙方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同日,赖某、杨某某 (丙方)为质权人,A公司(甲方)为出质人,B公司(乙方) 为“出质人”,肖某某、谢某某(丁方)为借款人共同签订了一份《质押借款协议》。协议主要约定:1、甲方提供由乙方出具的《应付工程款确认书》载明的应付工程款金额6000万元设定质押;2、甲方质押担保的借款金额为3500万元。3、甲、乙方保证《应付工程款确认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和排他性;4、《借款协议书》履行期限届满,丁方未能清偿债务,丙方有权持《应付工程款确认书》向甲、乙、丁方主张债权,实现质权。该《质押借款协议》在当地财政局登记备案,但未办理质押登记。上述两协议签订后,赖某向肖某某、谢某某指定的账户支付了借款3500万元整。

在上述两协议签订时,A公司对B公司享有不低于6000万元的应收工程款债权,具体工程款金额尚未结算。借款到期后,B公司依A公司指令,向杨某某支付了款项2805.44万元。

借款到期后肖某某、谢某某未能清偿上述借款,2015年1月赖某、杨某某致诉,要求肖某某、谢某某归还借款并要求A公司、B公司等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案经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两级法院均认为:虽然案涉质权未设立,但《质押借款协议》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应认定该协议合法有效。根据该协议约定,可认定B公司已承诺,当肖某某、谢某某不能如期向赖某、杨某某归还借款时,由B公司在应向A公司支付的6000万元工程款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因此赖某、杨某某有权依据双方的约定要求B公司承担支付责任,而且B公司已向杨某某给付款项共计2805.44万元,已部分履行了对案涉借款的还款责任。根据《质押借款协议》的约定,B公司仍要在3194. 56万元范围内向赖某、杨某某 承担还款责任。遂判决:1、肖某某、谢某某须向赖某、杨某某归还借款16945600元及利息(截止于2014年12月12日的利息14430547. 22元,自2014年12月13 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借款本金1694560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确定);2、肖某某、谢某某须向赖某、杨某某支付诉讼代理费10万元;3、如肖某某、谢某某不能履行上述第一、第 二项付款义务,则由B公司在3194.56万元的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4、A公司对上述第1、2向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A公司履行责任后对肖某某、谢某某享有追偿权;6、驳回赖某、杨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代理过程

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接受B公司的委托,指派高级合伙人律师谢海琼、合伙人律师陈昌敏对本案提供法律服务,经全面梳理及多次研讨会剖析,南芳律师认为,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B公司在3194.56万元的范围内承担支付责任不具备事实基础且无法律依据,建议B公司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对本案申请再审。与此同时,南芳律师接受B公司委托积极向本案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避免B公司的损失扩大。

2017年10月,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接受B公司的委托,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对本案再审,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驳回赖某、杨某某对B公司的诉讼请求,并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新的证据材料。

A公司对外负债巨大,现已造成B公司诸多讼累,考虑到案情特别复杂、重大,经与B公司商议,特别邀请了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廖泽方牵头处理本案,由其全面把控案件的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处理过程

最高人民法院收到B公司的再审申请后,经合议庭审查,于2017年12月19日作出了(2017)最高法民申448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认为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2项、第6项规定的情形,依法裁定对本案进行提审并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南芳律师团队在案件审理期间,积极收集相关证据,以便最高人民法院查明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安排,本案于2018年5月9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庭审明确本案争议焦点为B公司是否对本案承担责任。围绕庭审争议焦点,廖泽方、谢海琼律师结合《质押借款协议》具体条款约定及新证据向法庭充分阐述了代理观点,在此简述如下:1、《质押借款协议》约定B公司向赖某、杨某某支付款项的前提为质权设立,因质权未设立,B公司无须依《质押借款协议》第6、10条承担支付或赔偿责任。2、B公司不是赖某、杨某某的债务人,仅是A公司到期债权的债务人。因质权未设立,赖某、杨某某不享有优先受偿权,A公司的剩余工程款已被人民法院执行完毕,B公司不再向赖某、杨某某支付款项不存在过错。3、申请人B公司已支付赖某、杨某某的2805.44万元系依A公司指定支付,并非履行案涉借款的还款责任。

2019年1月2日,南芳律师收到最高人民法院送达的(2018)最高法民再32号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案涉《借款协议书》《质押借款协议》均为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原审判决认定上述合同有效正确。

关于本案各方当事人的法律地位问题。

结合《借款协议书》及《质押借款协议》的约定,赖某、杨某某是本案借款的债权人,又是质押担保的质权人;肖某某、谢某某是本案借款的主债务人;A公司既是本案借款的连带责任保证人,又是质押担保的出质人。而B公司虽在《质押借款协议》中与A公司一起被列为出质人,但纵观《质押借款协议》中有关赖某、杨某某同意接受A公司的应付工程款作质押、A公司提供由B公司出具的《应付工程款确认书》载明的应付工程款设定质押等内容,该协议实际的出质人是A公司,只不过A公司出质的质物是其对B公司所享有的应收工程款,B公司只是基于对A公司负有工程款债务而成为该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其仅是A公司的债务人,而非以自己的财产为本案借款提供质押担保的出质人。因此,B公司在《质押借款协议》中仅属于出质人的债务人,但并非本案借放的担保人。赖某、杨某某抗辩B公司系A公司履行债务的担保人,缺乏事实依据。

关于B公司应否承担本案责任的问题。

首先,《质押借款协议》签订后,各方当事人未就该协议约定的应收工程款质押办理出质登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二十八条规定,以应收账款出质的,质权自信贷征信机构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故本案《质押借款协议》约定的质权因未办理登记而未设立,赖某、杨某某对案涉A公司应收B公司的工程款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其次,对于《质押借款协议》第六条“B公司作为工程始的支付方,同意在肖某某、谢某某不能如期归还借款的情况下,将应向A公司支付的质押范围的工程款直接支付给赖某、杨某某用于抵扣肖某某、谢某某借款的本金、利息、违约金及相关费用,否则由B公司承担支付责任”及第十条“《借款协议书》履行期限届满,肖某某、谢某某未能清偿债务,赖某、杨某某有权持《应付工程款确认书》向A公司、B公司、肖某某、谢某某主张债权,实现质权”的理解,结合《质押借款协议》通篇均是围绕有关质权设立、质押范围以及质权实现进行约定的情况,应指在案涉应收工程款质权有效设立的情形下,如果A公司未依《借款协议书》约定的期限向赖某、杨某某归还借款,则一是B公司负有将应向A公司支付的质押范围内的工程款直接付给赖某、杨某某的义务;二是如果B公司在上述情况下不将该款直接向赖某、杨某某支付,其应向赖某、杨某某承担赔偿责任;三是在此情形下,赖某,杨某某亦享有向B公司直接请求给付上述应付工程款的权利。据此,B公司承担《质押借款协议》项下义务的前提是案涉应收工程款的质权有效设立,在质权未设立的情形下,赖某、杨某某无权请求B公司直接向其支付该公司应向A公司支付的工程款。原审判决认定即便案涉质权未设立,依据上述第六条、第十条的约定,B公司亦应对本案借款归还不能在应向A公司支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或支付责任,缺乏法律依据。

再次,本院再审中,B公司提交证据证明其对A公司应付的工程款,因A公司对外所负债务,已被多地人民法院执行扣划完毕,其已不欠付A公司工程款。 对该事实,赖某、杨某某不持异议,只是主张其请求B公司承担本案责任是基于B公司对本案借款提供了担保的事实。但如前所述,赖某、杨某某请求B公司承担担保责任的基础合同《质押借款协议》,是一份关于A公司以对B公司所享有的工程款提供质押担保的合同,该合同的担保人是A公司而非B公司,B公司在该合同中并没有作出愿意为本案借款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因此,赖某、杨某某请求B公司对本案承担担保责任缺乏事实依据。

最后,案涉质权未设立,赖某、杨某某对《质押借款协议》项下B公司应付A公司的工程款不享有优先受偿权,在此情形下,上述工程款因A公司欠付第三人债务而被人民法院执行扣划,B公司关于其对此不存在过错的主张合理。据此,B公司以应付A公司的工程款承担本案责任的前提是《质押借款协议》项下的应收账款质权有效设立,由于该质权未设立,且B公司亦未在《质押借款协议》中承诺为本案借款债务提供担保,故赖某、杨某某依据《质押借款协议》请求B公司承担本案还款责任,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遂依法判决:撤销原审判决第四项,即驳回了赖某、杨某某对B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评析

一、法律关系的梳理引领案件的处理思路

律师代理民商事案件的首要任务就是明晰案涉争议的法律关系,法律关系的梳理统领着全案脉络、思路。虽然本案表面上看法律关系错综复杂,但依然可以梳理出法律关系主线为:1、肖某某、谢某某与赖某、杨某某的借款债权债务的法律关系;2、A公司与赖某、杨某某的保证担保、质押担保的法律关系;3、B公司与A公司的工程款债权债务的法律关系。对于B公司而言,本案的争议焦点就是B公司是否应当承担本案的支付责任。

二、双方对关键证据持截然相反的理解该如何处理?

经过对全案证据材料的剖析,针对上述争议焦点,赖某、杨某某主张B公司承担支付责任的依据即为四方签订的《质押借款协议》,虽然《质押借款协议》文头中把B公司列为了“出质人”,但其实质为出质人A公司的债务人。因《质押借款协议》未依法办理登记,故质权未设立,但与此同时《质押借款协议》的第6、10条仍存在B公司向赖某、杨某某承担附条件支付义务的表述,那么B公司是否应当依据《质押借款协议》第6、10条承担支付(或赔偿)责任?

对于《质押借款协议》的理解,赖某、杨某某主张:案涉借款的发生前提就是B公司允诺对案涉借款承担担保责任,虽然《质押借款协议》的质权未设立,但《质押借款协议》第6、10条仍然约定如借款债务人未清偿借款,B公司应当对赖某、杨某某承担支付责任。该两项条款区别于质权设立而存在,即便质权未设立,该第6、10条仍应对B公司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一审、二审法院均采纳了赖某、杨某某的该项主张。

南芳律师团队经充分评析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25条“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之规定,对于《质押借款协议》应当作整体解释和理解。结合《质押借款协议》通篇均是围绕有关质权设立、质押范围以及质权实现进行约定的情况,应指在案涉应收工程款质权有效设立的前提下,如肖某某、谢某某、A公司未依约还款,则赖某、杨某某有权依据《质押借款协议》向B公司直接请求给付上述工程款。原审法院认为B公司依然应当依据《质押借款协议》向赖某、杨某某承担支付或赔偿责任,缺乏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亦采纳了B公司的上述理解与解释。

三、本案应收账款的质权未设立,将带来何种法律后果?

根据《物权法》规定,应收账款的质押自信贷征信机构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如未设立,则将不享有对应收账款的优先受偿权。何为优先受偿权?优先受偿权是法定受偿权的一种,是法律规定的某种权利人优先于其他权利人实现其权利的权利。

根据上述三条法律关系主线,加之赖某、杨某某不享有优先受偿权,故B公司仅以欠付A公司工程款为限承担支付责任,并按以下顺序进行确定支付责任:1、B公司与A公司结算后,确定是否存在欠付工程款;2、确有欠付工程款的前提下,在优先扣减享有法定优先权的工人工资、材料款、他案司法保全扣划及其他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债权金额后,再行确定是否存在欠付工程款;3、如仍存在欠付A公司工程款的,这才方可确定B公司所须承担的具体支付金额。在此情形下,案涉工程款因A公司欠付第三方的债务而被人民法院执行扣划,B公司对于此不存在过错,B公司无须向赖某、杨某某承担支付或赔偿责任。




上一篇:无知少女高空扔婴案纪实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版所有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 赣ICP备案05001377号 技术支持:天昊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