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南芳名案
联系我们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11号

电话:0797-8151807

邮箱:jxnflf2006@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南芳名案 > 南芳名案南芳名案

揭开局领导被人暗害的黑幕

作者:蚂蚁 杨仕成 发布于:2013/8/20 16:36:16 点击量:
   
    两名县房产局的领导先后被人袭击,被人敲诈,轿车被人安放爆炸装置。是谁要“收拾”他俩?警方介入案件侦察,历经3个月,终于拨开案件疑云……
    2005年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了这起案件,幕后的主凶站在了审判席上……
 
书记局长  先后被袭
 
    2004年6月7日,江西省兴国县房产局党支部书记陈建邦在县城凤岗大道的“新露芳”酒店,设宴欢送调往县里其他单位工作的局长黄谋辉。老搭档调离本单位,陈建邦与黄局长难舍难分,大家直到晚上9点多才散席回家。
    送走黄局长,陈建邦驾车回到家门口,已是9时45分。陈建邦熄了火,打开车门走出车,忽然,他的肩膀被人用铁棍猛然一击,正当他要抬起头,铁棍又砸在了他的头上。剧烈的疼痛霎时让他清醒了,他意识到有人在蓄意袭击他。他双臂护头,大声呼救,歹徒仓惶逃离了现场。
    陈建 邦的呼救声惊动了左邻右舍,大家一边将陈建邦送往医院救治,一边向警方报了案。
    接警后,兴国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生财率技侦人员迅速赶到案发现场,立即开展了现场勘察和访问等工作。经法院法医鉴定,陈建邦的伤情为轻伤乙级。
    当案情报告送至刑警出身的县公安局局长王存彬时,王存彬不禁眉头紧蹙:怎么又发生了一起房产局的领导被袭击的案件?
    2003年7月25日晚上11时许,兴国县房产局局长黄谋辉在外应酬完后自己驾车回家。当黄谋辉锁车之时,头部忽然遭到猛然一击,紧接着,歹徒欲抢去他手中的公文包和手机。黄谋辉忍住剧痛,大声反抗,朝不远处的菜地奔跑,才脱离了危险。黄谋辉当即向兴国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经法医鉴定,黄谋辉的伤情为轻微伤乙级。
    事过不久,2003年8月27日早上,黄谋辉出门准备上班,他发动了泊在院子里的轿车,开始倒车。突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从他的车底下响起,整个汽车猛地颤抖了一下。他吓得脸色煞白,赶紧下车检查,他发现汽车的前右轮下面,已经有人安装了爆炸装置。
    以上两个案件均针对房产局局长黄谋辉,由于犯罪嫌疑人是夜间作案,目击证人少,现场被破坏,导致案件侦破工作陷入僵局。如今房产局书记陈建邦又被人袭击,这显然是有人要蓄意报复房产局的主要领导。
    当兴国县公安局局长王存彬向县委苏青生书记汇报案情后,苏书记拍案而起,他指示:“公安局一定要限期破案,务必铲除伤人真凶,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2004年6月8日,兴国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了由王存彬局长亲任组长的专案组。在听取刑警大队侦查员们的汇报后,他决定将以上案件并案侦查,一定要将作案的真凶绳之以法。
   
歹徒敲诈  落入法网
 
    按照专案组的部署,刑警们以房产局内部职工为轴心,在县城展开了秘密大排查。经近一个月的工作,刑警们没有掌握有效的破案线索。
    然而就在专案组进入破案攻坚的关键阶段,黄谋辉又被人敲诈。2004年7月2日,黄谋辉正驾车行驶在红门东河桥上,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来自深圳的长途电话。电话里,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对他说:“房产局的书记是不是刚刚挨打了?你是不是也被人打过?实话告诉你,这是我的一帮朋友做的,他们将进一步寻机袭击你,如果你要把事情摆平,你就出1万元钱。”说完,对方以手机短信的方式给了黄谋辉一个银行账号。
    这个陌生的敲诈电话让黄谋辉心惊肉跳,他不知道自己招惹了谁。下午,正在兴国宾馆办事的黄谋辉又接到深圳的长途电话,要他立即将钱打入指定的账号中。抱着息事宁人心态的黄谋辉,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通过工商银行将2000元钱汇入对方指定的账号中。
    根据黄谋辉手机来电显示,刑警们将歹徒的所在位置锁定在深圳市龙岗区布吉镇。事不宜迟,刑警大队长陈生财立即带着侦查员赶到深圳,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围绕该固定电话所在区域进行秘密侦查。由于该地流动人口太多,一时难以琐定犯罪嫌疑人目标,十天后,侦查员们只得无功而返。
    刑警们没有来得及洗涤长途奔袭的风尘,7月21日,又接到陈建邦的报案。原来,7月15日,陈建邦的手机接到一条短信:“你勾引了我的老婆,不打钱5至8万元到我的账号上,你就别活在这个世上。”同时,对方向陈建邦提供了一个银行账号。陈建邦没有把钱打入对方账号,而是静观其变。
    7月21日早上,陈建邦发现他家房屋的围墙内到处涂满了石灰粉。正当他气得脸色铁青之时,他的手机响起,一个陌生人对他说:“你再不把钱打进账户,我们就炸毁你的房子!”
    狡猾的犯罪分子猖狂之极,如挥之不去的鬼魅依附在黄谋辉与陈建邦身上。刑警们开始意识到,他们遇上了一帮狡猾的对手,歹徒在暗中与刑警们较量。
    面对顽敌,刑警们没有气馁,而是越战越勇。他们加大了案情调查力度,并且动用各种侦查手段,直到8月底才将那飘忽不定的幽灵锁定,犯罪嫌疑人胡文华、龚春华、胡秋牙等人纳入了警方的视线。9月2日,刑警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兴国县城一出租屋,将他们三人擒获。
    经刑警们突审,三个犯罪嫌疑人分别对伤害、敲诈黄谋辉与陈建邦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刑警们意识到案件的背后必有隐情,随着审讯力度的不断加大,24小时后,胡文华等人抵赖不住,终于供出了案件的幕后操纵者是兴国县房产局副局长黄远钰。
   
官场失意  雇人报复
 
    9月5日,黄远钰被刑警们“请”进公安局。案件的真相也随之大白——
    1985年,黄远钰从江西赣州农校毕业后分配至兴国县,他先是在乡政府工作了三年,后因他的写作功底好,被选调到县政府办公室做领导秘书。1994年,黄远钰因为工作业绩突出,被组织上提拔为县体改委副主任,从此走上县领导岗位。
    2001年元月,兴国成立县房地产管理局。时年39岁的黄远钰由县体改委副主任调至该局任副局长,与局长黄谋辉、书记陈建邦“同朝为官”。
    起初,黄远钰深得黄谋辉的赏识,让其分管该局最来钱的房地产经营公司。而黄远钰也不负众望,硬是将房地产经营公司的工作干得有声有色。2001年,黄远钰分管的房地产经营公司和招商引资工作,分别排全市第4名、全县第3名。
    在成绩面前,黄远钰开始自我膨胀,以功臣自居的派头开始出现了:开局领导班子会经常迟到,让所有的班子成员都要等他;房地产经营公司的经理要退休,他不顾众人反对,将杨某提拔为经理。从此,他与杨某将房地产经营公司辟为“独立王国”,工作从不请示汇报,直接掌握了房地局的经济大权。
    黄远钰的行为,引起了房产局职工的强烈不满,有的职工说:“房产局是黄远钰的天下,正科级管不了副科级。”此时,黄谋辉开始警觉起来,他开始慢慢实施他的“释权行动”。
    机会终于来了,2002年8月21日,黄谋辉以县城滨江大道开发进展缓慢,资金缺口大,需要加强工程建设领导为由,召开局长办公会,对局领导班子成员分工进行了调整。黄远钰由分管经济实力雄厚的房地产经营公司,改为分管面临倒闭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此次分工,等于夺下了黄远钰的一块肥肉,他感觉到黄谋辉与陈建邦有意在联合起来整他。失宠的悲凉,被戏弄的愤怒,让他开始对局长、书记恨之入骨。
    2003年4月,在一次聚会上,黄远钰认识了新余商人胡文华,胡文华在兴国开了一个铅锌矿。两人一见如故,遂以兄弟相称。胡文华欲请黄远钰为他办理矿产开采证,因此向黄远钰大献殷勤。
    2003年5月,黄远钰去新余招商,胡文华自告奋勇决定陪同前往。在新余市一家大酒店,觥筹交错间,胡文华向黄远钰提出办理矿产开采证之事。黄远钰一声叹息之后,便加油添醋将自己与局长、书记的矛盾全盘托出。胡文华听罢,一拍大腿:“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过些日子,我找几个人帮你‘修理’他们一下,打消他们的嚣张气焰。”黄远钰闻言欣喜若狂:“好啊,等机会吧,到时我会通知你。”
    此后,因为黄远钰经常在领导班子会上与黄谋辉唱反调、泼冷水,弄得意见无法统一。后来,有些研究人事变动、利益分配的班子会,黄谋辉索性不通知黄远钰参加,免得让他搅浑。由此,黄远钰成了房产局领导班子的“局外人”。
    2003年5月的一个晚上,黄远钰因招商工作需要,请外商至房产局指定的“新露芳”酒店吃饭。饭毕,当黄远钰准备结帐签单时,“新露芳”的老板告诉他:“你们黄局长已交代,你不能签单,你只能付现金。”连正常的接待的大权都已被剥夺,黄远钰顿时气得浑身颤抖,恨得牙齿“格格”作响。
    黄远钰将心中的怒气化作复仇的行动,“酒店事件”后的第三天,黄远钰召集胡文华来到兴国民政大厦404房,开门见山地要求胡文华找几个人“修理”一下黄谋辉。胡文华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并提出要一点活动经费。胡文华为了方便寻找下手机会,让黄远钰帮他在县城租了房子,作为活动的窝点。5月下旬的一天,黄远钰将3000元交给胡文华,令其伺机动手。
   
铤而走险  触犯法律
 
    2003年7月,房产局决定在老工商局对面搞房产开发。黄远钰认为所分管的开发公司翻身机会到了,在他的全力动员之下,开发公司内部职工集资45万元,意欲拿下此项目。就在黄远钰筹备完毕之时,黄谋辉突然宣布该项目由建筑公司负责开发。
    黄远钰恼羞成怒,催促胡文华加紧行动,于是,7月25日,胡文华实施了第一次报复黄谋辉的行动。
    而这次行动,黄谋辉只受轻伤,并无大恙。当天下午,黄远钰找胡文华,说:“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点轻伤算什么?”胡文华当即表示还会继续实施行动。继而,他们实施了8月27日的“爆炸事件”。
    无独有偶,2004年6月初,在黄远钰未到会的情况下,通过局领导班子会议,黄谋辉将由黄远钰提拔的经营公司经理杨某调换了工作岗位。
    此举让黄远钰恨得理智全失,他亲自带着胡文华等人到陈建邦家附近踩点,决定向陈建邦开刀。于是发生了陈建邦被袭的一幕。
    陈建邦被打后的第三天,黄远钰来到县医院看望受伤的陈建邦,并假惺惺地奉上100元红包。当他看到来看望陈建邦的人陆续不绝,均送上红包之时,黄远钰的心里产生了严重的失衡。
    从医院出来,黄远钰在一家旅馆找到胡文华。坐定,黄远钰说:“陈建邦住院狂收红包,估计已有几千了,你们随便找一个理由也可以敲诈他一点钱。”
    胡文华大喜,当即购买了一张“神州行”手机卡,给了他的帮凶龚春华,准备敲诈陈建邦。
    而此时,黄远钰打听到公安机关正在全力侦查案件,风声渐紧,他立即通知胡文华等人外出潜逃,暂避风声。于是龚春华潜至深圳,开始通过手机敲诈黄谋辉,并得2000元。7月中旬,龚春华回到兴国,继而敲诈陈建邦。不料,兴国县警方很快侦破了此案。
    县房产局领导被伤害、敲诈系列案件的成功告破,在兴国县乃至江西省产生了强烈的震动,人们不仅为一个房产局副局长自毁前程而深感惋惜,也为此案背后的权力争夺而深思。
    身陷囹圄,黄远钰悔恨当初,他向执法机关递交了长达两页的悔过书。他在书中说:“……我对不起党组织多年的培养,无脸见领导、同事、朋友和父老乡亲,恨自己没有学好法律知识,恨自己头脑发热、简单,恨自己愚昧无知,结识社会残渣,恨自己心胸不宽……”
    2005年1月18日,兴国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黄远钰、胡文华、龚春华、胡秋牙故意伤害、敲诈勒索一案。江西省南芳律师事务所廖泽方律师担任黄远钰的辩护人。
    在法庭上,辩护人对黄远钰犯伤害罪属于主犯的指控不持异议。同时,提出了在敲诈勒索罪中,不是主犯,依法应予以从轻处罚的辩护观点,被法院采纳。
    最后,法院判决,黄远钰获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胡文华、龚春华、胡秋牙分别获刑并处罚金。
    宣判后,黄远钰等人上诉至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3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作出了维持原判的判决。
    走出法庭,廖泽方律师说:“此案尽管故意伤害的后果不算严重,敲诈勒索的数额不多,有的行为还是未遂,但此案却很具典型性。它告诉人们,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要正确对待手中人民赋予的权力,不能将权力私有化。在对待工作分工、人事变动、利益分配等问题上,即便存在矛盾,也要通过正常的组织程序解决,不能采取违法,甚至犯罪方式处理。”

    (本文摘自2005年4月30日《华西都市报》)




上一篇:农村少女的失乳之痛

下一篇:“石城砚”著作权纠纷案始末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版所有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 赣ICP备案05001377号 技术支持:天昊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