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南芳名案
联系我们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11号

电话:0797-8151807

邮箱:jxnflf2006@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南芳名案 > 南芳名案南芳名案

副局长历经两审终判无罪

作者:周鸿 李湖明 发布于:2013/8/20 16:40:02 点击量:

 

    建私房被指控受贿罪 控方证据因系“违法取得”而未被采信。
    今年2月,南康市建设局副局长吉某被当地检察机关指控收受包工头5万余元财物,以涉嫌受贿罪向法院提起公诉,但法院以控方违反法定程序,采取非法羁押等手段获取的有罪供述为非法证据等理由,依法判决吉某无罪。南康市人民检察院不服一审判决提出抗诉,9月,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审法院无罪判决。这起因控方证据不足、指控犯罪不能成立的检察院公诉个案,在赣州市司法界引发了激烈的争议。
 
案件回放
建私房被指控受贿罪
 
    南康市人民检察院指控:1997年10月25日,承建南康市建筑设计室集资房工程的个体建筑包工头陈某为感谢时任设计室主任吉某的关照,无偿为吉某承建了其位于南康市商贸城的私房一栋,该私房价值人民币51430元。检方认为,被告人吉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经构成受贿罪。
    2005年5月13日,南康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肖笃炎律师出庭辩护。控辩双方围绕本案侦查程序是否合法、指控证据是否确实、充分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法院经审理认为,控方当庭出示的被告人有罪供述,系在违法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取得的,属于非法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控方指控被告人犯受贿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判决被告人吉某无罪。
    检察院不服一审判决依法提出抗诉,坚持该院对被告人吉某决定监视居住只是执行方式不当,而且每次讯问都由两名侦查人员依法进行,没有采取刑讯逼供、威胁、引诱等非法方法,应当认定取证合法。
    7月13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维持原审法院无罪判决。
 
庭审焦点
三大焦点直逼真相?
 
    未付款领受收条的行为是否构成受贿罪?
    庭审查明,被告人吉某1995年3月至1998年3月任南康市建筑设计室主任。1996年7月6日,吉某将位于南康市商贸城的私房以包工包料的方式承包给陈某,建至二层后应吉某要求停建至今。1997年3月,南康市建筑设计室决定将本单位办公楼、集资房工程交由陈某所在的建筑公司承建。同年10月25日,陈某向吉某提交私房工程结算书,双方认可金额为51430元。吉某在陈某出具收条后未实际付款,主张该款在其合伙利润中(两人合伙开发“南康市食品城”工程)支付。
    2004年11月,吉某应审查起诉部门要求,向检察院提交了由陈某提供的《资金平衡表》等结算明细资料,以证明其私房款在合伙结算时已经扣除的事实。
    但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出示了吉某在2003年3月15日、16日、17日的供述证明,私房结算时陈某主动提出不要吉某付钱,以感谢其的关照。吉某默认并收受了陈某出具的收条。
    公诉人指出,被告人收受了私房工程款收条的行为,说明建私房这一经济关系已经终结,被告人的受贿犯罪已经完成。
    被告人的辩护律师称,吉某收受收条后未付款的行为是一种双方约定行为,该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至于吉某是否履行约定则属法庭应予查明的另一争议事实。
    法庭认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出示的上述证据,公诉人未就此提出充分、确实的反证。应当认定该证据及辩护意见足以构成对公诉指控的合理怀疑。
    被告人有罪供述能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庭审查明,2003年3月12日晚,检方以吉某涉嫌受贿对其进行讯问。次日作出康检反贪立(2003)18号《立案决定书》和康检反贪监(2003)06号《监视居住决定书》。《监视居住决定书》载明:“犯罪嫌疑人吉某因涉嫌受贿罪,本院决定对其监视居住,期限从2003年3月13日起算,并由本院法警队执行。”
    辩护律师据此认为,该院对吉某决定并执行监视居住强制措施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二款“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由公安机关执行”之规定。检方在明知吉某有合法住所的情况下,将办案场所指定为其居所,且由本院法警队执行,构成“以监代侦”形式下的非法羁押,办案程序严重违法。吉某在该期间所作的有罪供述,不能作为指控并认定犯罪的合法证据。
    公诉人承认该院于2003年3月13日~16日对被告人吉某进行了监视居住,但坚持认为只是执行方式不当,而且每次讯问都由两名侦查人员依法进行,没有采取刑讯逼供、威胁、引诱等非法方法,应当认定取证合法。
    法院认为,南康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当时的犯罪嫌疑人吉某监视居住时,没有通知公安机关执行,而是指派该院法警执行,这种做法与法律规定不符,不能作为指控并认定犯罪的合法证据。
    与书证互相矛盾的证言能否予以采信?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吉某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供述与其当庭陈述内容互相矛盾,而证人陈某在不同时间段提供的证言与其自己制作的书证内容互相矛盾,控辩双方出示的证人陈某针对同一事项制作的书证内容互相矛盾。根据现有证据,既可能得出陈某为吉某承建私房的工程款已经在双方合伙工程利润中抵扣、也可能得出没有抵扣的结论。
    因此,应当认定南康市人民检察院提供的证明吉某非法收受陈某价值51430元财物的证据没有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原审法院以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为由判决宣告吉某无罪,符合法律规定。
   
采访手记
程序正义关乎法律尊严
 
    采访结束后,记者耳旁一直回响着被告辩护律师的声音:“在强大的国家力量面前,任何个体都是不堪一击的。”正是这种力量的不对称,才催生了现代刑事司法理念,并建立了与之相称的法律制度。比如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存疑不诉、存疑有利于被告人、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等刑法制度和原则。
    而且程序正义是预防司法公权滥用、保障人权的法律底线,代表的是法律的尊严,司法活动的公平、公正性,即使是在“查明真相”和追诉犯罪的名义下也不得逾越。

    (本文摘自2005年9月21日《信息日报》)




上一篇:政府岂能如此出拳——兴国县性别鉴定"行政处罚"风波

下一篇:一起残疾人盗窃案的一审辩护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版所有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 赣ICP备案05001377号 技术支持:天昊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