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典型案例
联系我们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11号

电话:0797-8151807

邮箱:jxnflf2006@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南芳名案 > 典型案例典型案例

江西首例撤销医疗纠纷仲裁裁决案引发的思考

作者:卢盛宽 钟德超 发布于:2013/8/20 17:06:56 点击量:
 
【案情介绍】
    2010年12月5日14时40分左右,患者钟某突发心绞痛、胸闷、咽喉疼痛等症状,遂到某县人民医院门诊内科进行检查。该县人民医院对钟某进行检查后诊断为咽喉炎,并将其收入五官科住院治疗。第二天下午15时19分,患者钟某突发人事不清、全身紫绀等症状,病情危重,经抢救后被转入重症监护室。12月6日晚,在上级医院医师的会诊下,诊断出钟某患有冠心病等疾病。12月7日18时,患者钟某被转至上级人民医院治疗。12月10日22时,患者钟某再次病危,经抢救无效死亡。
   患者家属(以下简称“患方”)认为钟某的死亡是该县人民医院误诊、贻误了治疗时机导致的,并提出索赔请求。县人民医院坚持认为其尽到了相应的义务,钟某是由于病情本身的凶险和急剧恶化导致的,不同意赔偿。在医患双方协商不成的情况下,患方通过亲友联系到卢盛宽律师,并来到了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委托卢盛宽律师代理其依法维权。经卢律师详细分析案情和介绍了诉讼与申请仲裁的维权途径后,患方选择了仲裁并明确表示暂只追究某县人民医院的医疗损害赔偿责任。在代理律师的指导下患方与该县人民医院达成仲裁协议,一致同意选择仲裁委员会就损害事实、医疗责任和赔偿(补偿)金额做出裁决。
   达成仲裁协议后,患方代理人向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同时还提交了要求对医方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程度进行司法鉴定的申请书。仲裁委员会依法受理后,于2011年6月14日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时,患方及代理人再次提出要求进行司法鉴定,但仲裁庭未予回应,此后也未委托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最后作出了不支持患方仲裁请求的裁决。患方对此裁决不服,遂向仲裁委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撤销该仲裁裁决的申请。
 
【争议焦点】
   仲裁委作出本案的裁决是否程序违法,被申请人提供的《病程记录》是否有伪造?
   患方的主要理由是:一、仲裁委员会对于申请人提出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的书面申请未组织司法鉴定,也未作出任何裁定,违反了仲裁程序,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在没有司法鉴定意见及其他证据证明被申请人无过错的情况下,直接认定被申请人的诊疗行为对患者钟某的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并裁决不支持申请人的仲裁请求,明显程序违法。二、裁决书仅根据被申请人提供的《病程记录》对医院是否存在过错进行认定的,而该《病程记录》是事后补充书写,且属伪造。《病程记录》记载患者就诊之初心电图检查显示的是正常心电图。但首次的心电图报告单记载为异常心电图。因此,申请人有理由认为裁决所依据的《病程记录》是伪造的。另外,裁决书中的主要观点自相矛盾,令人难以信服。
   医方的答辩意见为:一、是否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完全由仲裁委员会决定,属仲裁委依法行使自由裁量权范畴,并不是作出裁决的必经程序。二、申请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被申请人提供的《病程记录》是伪造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被申请人提供的心电图客观、真实地记载了死者当时心脏兴奋的发生、传播及恢复过程的客观指标,不存在变造、篡改的情形。因此。仲裁委的裁决不存在所依据的证据是伪造的情形。三、仲裁委的裁决的主要观点客观严谨,不存在自相矛盾之处。故申请人要求撤销仲裁裁决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理应驳回其申请。
【律师分析】
    仲裁委作出的裁决是一裁终局的,裁决作出后即生效,当事人对生效的裁决不服,可以根据我国《仲裁法》的规定进行救济,但是必须要有法定理由及相关证据。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一)没有仲裁协议的;     
 (二)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
 (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 
 (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
   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
   人民法院认定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裁定撤销。”
   本案中患方申请撤销裁决的主要理由是:仲裁委对申请人申请医疗过错司法鉴定未予理会,而直接认定被申请人的诊疗行为对患者钟某的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并裁决不支持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属程序违法;裁决书认定事实所依据的《病程记录》是伪造的。裁决书能否被撤销,正是取决于医疗损害案件未经司法鉴定直接认定因果关系是否属于程序违法或者医方提供的《病程记录》是否存在伪造。案件代理过程中,我们发现《仲裁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对于鉴定是这样规定的:“仲裁庭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可以交由当事人约定的鉴定部门鉴定,也可以由仲裁庭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因此,对于是否需要鉴定,仲裁法赋予了仲裁庭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对于鉴定问题,我国《民事诉讼法》也有类似规定,该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于鉴定是这样规定的:“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交由法定鉴定部门鉴定;没有法定鉴定部门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也就是说,即使通过民事诉讼程序,法庭对于是否需要鉴定,也享有自由裁量权,鉴定不是必经的程序。可以由仲裁庭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因此,对于是否需要鉴定,仲裁法赋予了仲裁庭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对于鉴定问题,我国《民事诉讼法》也有类似规定,该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于鉴定是这样规定的:“人民法院对专门性问题认为需要鉴定的,应当交由法定鉴定部门鉴定;没有法定鉴定部门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鉴定部门鉴定。”也就是说,即使通过民事诉讼程序,法庭对于是否需要鉴定,也享有自由裁量权,鉴定不是必经的程序。
   本案既然是通过仲裁委裁决,那么仲裁委的仲裁规则对于鉴定问题是否有规定呢?经查明,该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45条规定:“对案件涉及的有关专门性问题,当事人申请鉴定并经仲裁庭同意的,或者仲裁庭认为需要鉴定的,由当事人双方共同选定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当事人不能共同选定的,由仲裁庭指定鉴定机构。”该仲裁规则明确了当事人申请鉴定经仲裁庭同意后应当进行鉴定,并对鉴定机构的确定进行了规范。
   虽然前述法律和仲裁规则均未规定组织司法鉴定是作出裁决的必经程序,但当地政府制定的《医患纠纷预防与处理暂行办法》有具体操作规定。暂行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医患纠纷发生后,医患双方可以协商解决纠纷理赔事项。向“三级”医疗机构索赔金额3万元以上的、向“二级”医疗机构索赔金额2万元以上的、向乡镇医疗机构(社区医疗机构)索赔金额1万元以上的,医患双方必须向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或医调会申请调解,或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公立医疗机构不得自行协商处理。索赔金额8万元以上的,应先进行技术鉴定,明确责任,再按有关规定处理。尸检及鉴定费用由医院先行垫付。”此规定是当地政府专门应对及处理医患纠纷的规范性文件,在本行政区域内有约束力。
    那么,中级人民法院能否依据“办法”的规定来认定仲裁委员会在本案中程序违法呢?笔者以为虽不能直接适用“办法”,但该办法的规定对影响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有积极意义,诚如法院系统制定出台的审判指导性意见,对统一裁判思维有明显的规范作用。《医患纠纷预防与处理暂行办法》虽然不是我国正式的法律渊源,对人民法院的裁判上不具有法律上的直接适用性,但该暂行办法对索赔金额超过8万元的医疗纠纷案件应当将技术鉴定前置的规定与法律并不冲突,且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对具体操作进行了结合实际地规范,该暂行办法对合议庭、仲裁庭的自由裁量权有明确的引导功能,可以有效地约束某些法官或者仲裁员的自由裁量权。
    关于医方提供的《病程记录》是否存在伪造的问题,这是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之一。患方对此问题进行举证难度非常之大,除了有明显涂改或者字迹明显不一致的表面伪造痕迹患方较易发现外,对于医方故意遗漏患方主述病症内容、用药、治疗方案等,患方根本无法获取,现实生活中,医方往往都是先治疗或者对危重病人先抢救,再利用其他空的良心。当然,我们不能因为医方事后书写病历就认为都是伪造。余时间书写病历,这一过程是医方单方面完成的,也是事后书写的,是否客观、真实地记录完全取决于医生的良心。当然,我们不能因为医方事后书写病历就认为都是伪造。
    本案的患方之所以认为医方提供的《病程记录》有伪造之处,主要是通过分析对比记录内容与检验报告打印记录存在多处不符,如出入院小结记载患者钟某初入院检查时无心痛、胸闷、呼吸困难,根据通常心脏病患者发病的表现,一般都会出现心痛、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患者钟某也正是因为出现这些症状才去县人民医院检查,若真是无心痛、胸闷、呼吸困难,患者去医院干嘛呢?因此,患方有理由认为医方极有可能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误诊行为,而刻意在《病程记录》中伪造患者无心痛、胸闷等症状的。另外,根据《病程记录》记载:“就诊之初,即对钟某进行了心电图检查,显示的是正常心电图。”然而根据患者钟某在该院的心电图报告单显示:“2010年12月5日,钟某存在窦性心律、室性早搏、T波异常、PR间期缩短,属于异常心电图;2010年12月6日,钟某心律不齐(可能是室上性心动过速),属于异常心律心电图。”这些心电图报告单都与医方提供的《病程记录》严重不符。因而患方认为医方提供的《病程记录》存在伪造,未如实记录仪器检查的情况。
    仲裁机制因其一裁终局的特质,在仲裁过程中就需要仲裁员更加严谨、更加注重程序规则和对证据效力甄别,这样才能使当事人双方信服,起到定纷止争的作用。本案当中,如果仲裁庭启动了鉴定程序,哪怕鉴定结论对患方家属不利,也不会让患方家属如此难以接受裁决结果。笔者以为:要让仲裁委的裁决被越来越多的当事人接受与信服,仲裁庭在程序上的注意程度要高于人民法院,纵使不属于法定程序,但对当事人的诉求也要充分考虑,只要当事人不是无理取闹或者恶意拖延裁决期限,就应当同意当事人对专门性问题的鉴定申请,采取严谨的态度对鉴定所需的材料在当事人之间进行举证分配,限定提交相关材料的合理期限,从而确保鉴定程序顺利进行。
   本案以法院裁决形式撤销了仲裁委的裁决,体现了司法对当事人意思自治选择仲裁行为的干预与监督,笔者赞同这一做法有其积极的意义。纵观国际商事仲裁中的司法监督的做法,主要指法院对仲裁中程序合法、裁决公正的监督、公共秩序的审查以及撤销裁决或拒绝承认与执行裁决等。传统观点认为,仲裁的产生是相对于诉讼而独立的。许多国家法律规定,在仲裁程序中,无论是事实问题还是程序问题,均应由仲裁庭作出决定,法院不得干预。即使仲裁裁决有明显的错误,法院也不得因此推翻该裁决。这正是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的贯彻,同时也是仲裁独立性的体现。
   但笔者以为,仲裁归根到底是一种解决争议的契约制度,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必须受国内法的制约。而且,仲裁是基于当事人的仲裁协议,该协议的法律效力,则是有关国内法所赋予的,而仲裁裁决的强制执行更是依赖于国内司法机关。因此各国均将仲裁制度纳入其司法制度之中,为了保证大特色就是历来受法院较大的干预和监督。为何各国法律在保证仲裁独立性的同时,也允许法院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司法干预呢?这主要基于以下理由:法院的监督与司法审查也是维系国际商事仲裁良性运转的重要条件。法院对国际商事仲裁程序的监督与裁决的司法审查,是各国的普遍实践,并为1958年《纽约公约》所确认。这对保证国际商事仲裁程序正当、裁决公正以及维护仲裁效力与执行力都具有积极意义。
   国际法律的公正性和统一性,法院必须对国际商事仲裁实施必要的控制与干预。按英美法系国家仲裁法的规定,法院对仲裁的干预权是相当大的。英国仲裁制度的一大特色就是历来受法院较大的干预和监督。为何各国法律在保证仲裁独立性的同时,也允许法院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司法干预呢?这主要基于以下理由:法院的监督与司法审查也是维系国际商事仲裁良性运转的重要条件。法院对国际商事仲裁程序的监督与裁决的司法审查,是各国的普遍实践,并为1958年《纽约公约》所确认。这对保证国际商事仲裁程序正当、裁决公正以及维护仲裁效力与执行力都具有积极意义。
 
 
 
[作者简介]
    卢盛宽:南芳所高级合伙人、党支部第一副书记,赣州青年商会副秘书长。
    共同办理的革命烈士彭昌华遗属待遇案,受到了中央电视台记者的专程采访,被司法部选入全国百件法律援助优秀案件;成功代理李素萍医生不服行政处罚案,受到国家级媒体新华网与《瞭望》周刊的长篇报道,在全国引起重大影响;近200起合同、侵权以及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受到当事人好评。发表侵权类、合同类及企业管理类文章30多篇,其中省级以上的6篇,国家级2篇。
    专业优势:合同法、保险法、侵权损害赔偿、公司企业法律顾问等



上一篇:业主被迫交“公共设置费” 律师称不合法

下一篇:传销犯罪OR直销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版所有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 赣ICP备案05001377号 技术支持:天昊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