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典型案例
联系我们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11号

电话:0797-8151807

邮箱:jxnflf2006@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南芳名案 > 典型案例典型案例

一起共同贪污国家惠农政策资金案件始末及思考

作者:笑菲 发布于:2013/8/20 17:29:32 点击量:

 

谁拿走了惠农“奶酪”?
              · 
     为了强农富民,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惠农政策,并从国家财政拨出大量资金,用于补贴农民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其中,实行政策性农业保险就是一项重大举措。然而,这一笔笔巨额财政补贴并未全部真正到了农民兄弟手中,有相当一部分资金都被一双双幕后“黑手”瓜分殆尽。这里披露的就是一起合伙侵吞国家惠农政策资金的案件始末。
一、假冒投保
   2009年8月,江西省农业厅、财政厅联合省保险监督局、省人民财产保险分公司(以下简称财保公司)下文至各市、县(区)农业、财政、财保公司等单位,正式开展各种农业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工作。江西省于都等县被列为水稻、花生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县。文件规定,凡试点区域内从事水稻、花生种植业的农户、农场、农林企业,均实行政策性农业种植保险政策,即实施保险补贴。其中,中央财政补贴40%,省财政补贴25%,县财政补贴5%,其余30%保费由投保人承担。接此文件后,于都县农业局和财保公司于次年4月份颁发了《关于在全县推广花生、水稻种植保险政策的通告》。
     然而,这份通告发出后,由于相关部门宣传力度不够,农民对通过投保降低和抵御自然灾害的意识不强,特别是对党中央、国务院这一惠农政策缺乏了解,导致这一政策未深入千家万户,投保人冷清若无。
     面对这种局面,为了完成上级的保险试点任务,体现试点成效,于都县财保公司刘经理、分管该工作的副经理叶萌找到于都县农业局,局长便将该工作交给分管副局长邱某(兼于都县农业技术推广协会会长),经过反复商量,决定以县农业技术推广协会作为投保人,由协会会员筹集投保人承担的保费部分(总保值的30%),然后进行投保。于都县农业技术推广协会还与于都县财保公司达成如下协议:由于都县农业技术推广协会成员集资,并以协会名义参保农业保险,财保公司承诺无条件理赔总保费的50%给协会。之后,便由于都县农业技术推广协会秘书长李名钦负责筹款投保事宜。通过他们撮合,农业局副局长刘小明、农业局农技站站长易克阳及该局干部叶小青、文阳古等人先后加入“投保”成员。2010年5月,李名钦将所有投保集资款(邱树勇15万元、李萌6万元、李名钦20046.77元元、叶小青10万元、刘小明15万元、易克阳15万元、文阳古10万元)计人民币910046.77元,以协会的名义交予财保公司,用于缴纳“虚假投保户”个人承担30%部分的水稻、花生农业保险费用,并由叶萌等人制作虚假投保资料进行政策性农业保险。然后,财保公司紧锣密鼓向国家、省、县三级财政申请另外70%农业保险财政补贴,累计补贴资金达2123471.16元人民币。
      财政补贴资金全部到位之后,于都财保公司从2010年6月至9月,共分三次以虚假灾害事实然后理赔的方式,向于都县农业技术推广协会拨付保险赔付款1516744.33元,协会收款后即向虚假投保人发放“理赔款”。除本金外,他们共同分得606697.56元的农业保险“赔付款”。其中,李树勇分得99990元,叶萌分得39996元,李明钦分得133351.17元,刘小明分得99990元,易克阳分得99990元,文阳古分得66660元,叶小青分得66660元。就这样,这一笔笔巨款资金本应该由种地农民享受的政策性“理赔款”,竟如此轻而易举地落到了那些“近水楼台”的“投保户”手里。
                 二、再度重操
有了第一次的甜头,于都县农业局和财保公司的这些“投保人”便开始了第二次投保。2011年,他们用同样的方式,延续2010年开展政策性农业保险,由邱树勇、叶萌、李明钦、叶小青、刘小明及无业人员郭长生集资964340元,其中邱树勇200000元、叶萌110000元、李明钦204340元、叶小青150000元、刘小明150000元、郭长生150000元。于2011年5月底至6月初以于都县农业技术推广协会的名义向于都财保支公司进行投保,之后,于都财保公司同样以虚假手段向上级财政申请了政策性财政补贴。
     根据上级财保公司的要求,农业保险理赔款只能直接打入农户一卡通的账号。因此,邱树勇等人借用了肖伟清、邱树香、郭小春、李小伟、李俊明等农户一卡通账号提供给叶萌,以使农业保险理赔款顺利打入。在叶萌等人的操作下,于都财保公司对当年水稻、花生等农作物进行了虚假理赔,并于2011年8月初将理赔款911041元分别打入邱树勇等人提供的农户一卡通账号上。根据双方的保险协议,财保公司承诺无条件理赔总保费的50%,即1607232元,除去本金964340元,另642892元,因案发没来得及打入一卡通账户。
三、法不留情
     2011年8月前后,于都县检察机关接到举报线索,反映于都县农业局某些干部与财保公司合伙骗取农业保险款的问题。这一情况引起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经过周密调查,检察机关掌握了大量证据,最后对邱树勇、叶萌、李明钦、叶小青、刘小明、易克阳、文阳古以贪污罪名提起公诉。                                                                                                  
     鉴于本案所控事实在定性上存在重大争议,被告人邱树勇的委托律师出面邀请高铭暄(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陈光中(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赵秉志(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院暨法学院院长)、方向(中国法学会研究部主任)四位全国著名刑事法律专家,就本案所涉的疑难问题进行咨询和论证。四位专家经讨论一致认为:本案是一起非常典型的财保公司利用国家相关惠农政策骗取财政保险补贴资金的案件,从策划到实施骗取国家财政保险补贴资金的行为,均为财保公司完成,并且其通过实施骗取行为实际受益。而被告人邱树勇等身为农业局干部,虽然负责接洽商讨并且应财保公司要求参与了集资,但是其参与集资行为与其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本职工作无关,更未代表农技协会与财保公司一起向国家申请财政补贴,因此套现骗取国家财政补贴的行为与其职务无关,因此不存在“利用职务便利”的行为。故此,检察机关指控其贪污罪名不能成立。
     于都县人民法院对该案十分重视,先后三次公开开庭审理。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与各被告辩护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被告人邱树勇及其辩护人认为:其行为是一种投资,并不存在利用职务之便;被告人叶萌及其辩护人辩称,其行为主观上是为完成单位任务同时保住本县试点单位,而并没有贪污,骗取国家财政资金的故意;被告人刘小明及其辩护人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律师廖泽方认为,本案中行为人实施的主体实质是于都县农业局、财保公司法人单位,行为人的行为确实损害了国家利益,具有社会危害性,但《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贪污罪的主体是自然人,而本案的犯罪主体是财保公司与农业局,因而,不符合本案犯罪主体构成要件。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不仅包括利用本人职务上主管、负责、承办某项公共事务的职权,也包括利用职务上有隶属、制约关系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政策性农业保险是一项惠农政策,被告人邱树勇、叶萌、李明钦、叶小青、刘小明、易克阳、文阳古,在分管、落实这项政策过程中,负有特定的职责和义务,但他们非但不正确履行职责,反而利用职务之便,相互勾结,采取虚假投保水稻、花生农业保险的形式,非法骗取国家财政资金,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构成贪污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最后判决如下:
     被告人邱树勇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00元;
     被告人叶萌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00元;
     被告人李名钦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000元;
     其他被告均获有期徒刑二年以上,并对各被告非法所得予以追缴没收,上缴国库。
     针对上述判决,各被告均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定性,但对量刑部分予以了减轻改判。
四、沉重的反思
     本案虽已尘埃落地,但是,通过该案带给我们的思考和启发,却深沉而耐人寻味。
     首先,近几年以来,国家为了扶持、鼓励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出台了一批又一批强农、惠农政策。其中,国家对涉农的各类政策性财政补贴体现了对农民的特殊关怀。然而,这些政策、补贴是否真正落实到农村基层之中?是否全部送到广大农民兄弟手中?确值得反思!这里有两个问题亟待解决,一是对党和政府出台的强农、惠农政策,因缺乏广泛、深入的宣传发动工作,导致政策在文件、会议上止步,这一问题,尤其在农村基层更突显严重。其二,对于涉及农民切身利益的各类国家财政补贴,目前尚缺乏强有效的监督管理机制,存在严重的管理缺陷和漏洞。像本案中,如此巨大数额的财政补贴,受益群众牵涉面广,有关职能、监管部门只要稍微走访一些农户就很容易发现问题,可遗憾的是,竟然是在第二次吃惠农“奶酪”时才被发觉,且该现象据了解还不止于都一地,可见监管工作疏忽到何种程度。
    其次,通过本案,就目前我国刑事立法体系是否存在需进一步完善的方面值得关注。担任本案被告人刘小明的辩护人,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主任廖泽方认为,在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确实损害了国家财政资金的所有权,具有社会危害性,理应受到法律的惩处,但本案实质是于都人保公司与农业局的农技推广协会共同骗取了财政资金,属单位职务行为,而目前我国《刑法》第30条明确规定:“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然而对单位犯诈骗罪、贪污罪的,《刑法》确无明文规定,应该说刑法尚存在漏洞。为此,他呼吁国家立法机关应对刑法作进一步的完善。
 



上一篇:传销犯罪OR直销

下一篇:无知少女高空扔婴案纪实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版所有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 赣ICP备案05001377号 技术支持:天昊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