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典型案例
联系我们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11号

电话:0797-8151807

邮箱:jxnflf2006@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南芳名案 > 典型案例典型案例

无知少女高空扔婴案纪实

作者:段飞凤 严林福 发布于:2015/6/15 17:56:10 点击量:

 
 

梦断花季情何堪
——无知少女高空扔婴案纪实
 
 
坐在被告席上,少女阿英不停的抽泣,那双茫然的眼睛时而凝望着审判席,时而注视着公诉人,时而紧盯着辩护律师。面对庄严的法庭,她悔恨交加,愧对旁听席上的父母,她无言以对……往事不堪回首,而她,却必须一遍遍回忆那晚经历的噩梦,饱尝因自身过错所结出的恶果,经受道德与良心的拷问。
情窦初开:两情相悦尝禁果
阿英出生在于都县一个偏僻山村的农民家庭,出生不久,父母双双离家南下打工,阿英无奈地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长期以来,父母除了给家里寄钱物和偶尔几句的电话寒暄,一年到头都难得回一次家,家对阿英来说却是一个难圆的梦。时间和距离成为了阿英与父母沟通的障碍,不管大事小情都不愿跟父母商量,全凭自己拿主意。2012年9月,阿英初中毕业来到赣州求学,怀揣美好的梦想就读于赣州某中专院校。赣州虽算不上什么大城市,但对阿英的家乡来说还是繁华了许多,阿英很喜欢这种喧闹的感觉,喧闹弥补了阿英的孤独和空虚,学习之余经常出入歌厅、网吧,或者三五好友结伴游玩,释放花季少女的青春活力。
一个学期过去,阿英跟室友阿兰很投缘,阿英有什么好吃的总不忘给阿兰留一份,而阿兰不管是同学聚会、朋友来往还是亲戚走动都会带着阿英。2012年11月,阿兰邀阿英去另一个中专院校找同学阿强玩,阿强带着她俩游遍了赣县。阿强对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的阿英颇有好感,而阿英也被阿强的英俊帅气、身高挺拔所深深吸引。一天的时间显得那么不够,离别之时两人依依不舍。
互生的好感让两人的感情急剧升温,两人经常找时间找机会腻在一起。2013年清明节学校放假,阿英的其他室友都回家去了,她情不自禁地拨通了阿强的电话,约阿强来学校幽会,阿强急不可待,放下电话就匆匆赶来陪伴,当晚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之后,阿强更是频繁出入阿英就读的学校,两人出双入对,俨然一对新婚小夫妻。
好景不长,2013年6月,本该来的例假迟迟都没有来,早上起床还呕吐不止,白天上课无精打采、昏昏沉沉。阿英根据自己的症状去网上查询,怀孕的结果却给她当头一棒。她还不到18岁啊,男友阿强才17岁,两人都还是在校学生,没有任何经济基础,没有稳定工作,面对这份享受不起的幸福,该怎么办呢?
年少无知:糊涂扔婴惹祸端
阿英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了阿强,两人商量着去医院做人流,可去医院一打听流产的手术费用,两人都退却了。2013年7月,阿英怕怀孕的事情露陷,自己卷起铺盖退学了。回到家,阿英并未向家人说起自己已谈男友并怀孕的事情。2013年10月,阿英怀孕数月,肚子开始微微隆起,一是担心怀孕一事露馅,一是急着挣钱堕胎,她背起行囊来到赣州务工了。为了攒钱堕胎,男友阿强也相继选择退学,2013年11月也应聘于阿英务工的南康区龙岭镇某电子厂。阿英一入厂就引来背后一片议论,同厂员工猜测她怀有身孕,可是当室友带着疑问询问时,阿英总是淡定的给予否定,室友见她如此避讳,久而久之,也就不再追问了。
在电子厂工作两月有余,两人的收入除去日常开支略有盈余,便计划在2014年元旦假期去医院引产。2013年12月31日,厂里提前放假,阿英的室友均回家度假了,当日凌晨,去网吧玩了一天的阿英和男友回到宿舍,两人洗漱完后就上床睡觉了。刚一躺下,阿英就感到肚子阵阵疼痛,她没曾多想,顺口叫男友先睡,自己则起床去上厕所。在厕所蹲了很久后,她回到床上睡觉,哪知屁股还没挨着床,肚子又阵痛的要命,她又痛苦地去蹲厕所。冷风吹得她瑟瑟发抖,她加快脚步回到床上,没过多久,第三次强烈的阵痛再次袭来,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又一次来到厕所,强烈的便意促使她连续用力,2014年1月1日凌晨3点多,阿英把婴儿生产在便池内。
阿英从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自己的身体不断流血,婴儿全身是血,阿英惊慌失措地扯断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脐带,为了清洗自己的身体,阿英根本无暇顾及婴儿的死活。阿英清洗完身体后,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婴儿,个头好小、不哭不闹,这样的孩子能养活吗?她在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想到自己未婚先孕,预想父母知情后的责骂,再想想社会歧视的眼光和被孩子羁绊的未来……,阿英顿生了直接把孩子从窗户上扔出去的想法。于是,阿英从便池中抱起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的孩子,走到窗前,将婴儿随手扔向窗外。
扔完婴儿后,阿英重重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清洗自己流血的身体和卫生间的血迹,而后回到室友阿凤的床上去睡觉了。第二天,阿英对男朋友阿强谎称自己昨晚流产,少不更事的阿强对她的说法信以为真,之后也就未深究孩子的去向了。
2014年1月3日下午2时,随着婴儿尸体被清扫人员邱某发现并报警,使得阿英扔婴事件东窗事发。当天下午4时,阿英跟男友阿强回到宿舍,被在其宿舍等候的公安人员带至赣州南康区公安局。2014年1月4日,阿英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赣州南康区公安局监视居住,2014年1月8日,经南康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阿英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23日,由南康区公安局执行逮捕,羁押于南康区看守所。
该案由南康区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阿英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4年3月21日向南康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起诉书中指控:阿英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现场:控辩理论明真相
阿英的父母慕名找到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严林福律师,严林福律师在详细了解案件的经过后,对无知少女阿英深表同情,并向全国优秀律师、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主任廖泽方汇报了此案。阿英父母声泪俱下的诉说触动了廖泽方律师的恻隐之心,廖律师不仅同情阿英一家因为贫穷而导致的常年骨肉分离,更为阿英的无知行为感到惋惜,遂主动介入此案,与严林福律师一起担任阿英涉嫌故意杀人案的律师及一审辩护人。
接受阿英父母委托后,廖泽方、严林福律师多次前往南康区看守所会见被告人阿英,查阅相关案卷材料,请教法医学专家、熟悉医疗鉴定知识、调取相关有力证据……
然而,事情总是瞬息万变的,辩护人一开始介入时,本案还处于南康区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当辩护人提出阅卷时,承办律师被告知本案已移送至赣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由赣州市中级法院管辖。如果该案由中级法院管辖,则意味着量刑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承办律师遂向市检察院提出书面的律师意见,从犯罪动机、犯罪情节、认罪态度、量刑幅度等角度据理力争,认为无论从《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管辖角度,还是从《刑法》所规定的定罪量刑角度,本案更为符合由基层人民法院一审管辖审理的条件,建议赣州市人民检察院将本案移送回南康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由南康区人民法院依法进行一审审理。赣州市人民检察院采纳了承办律师的法律意见,将案件退回了南康区检察院,由南康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2014年7月8日,阿英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在赣州市南康区法院开庭审理,廖泽方、严林福律师慷慨陈词,发表了有理有节、有情有法的辩护意见。
一、关于事实定性:辩护人认为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被告人进行定罪处罚更为合适。
本案中根据被告人主观心态和犯罪客观实施行为情况不同,廖泽方、严林福律师从四种可能性进行分析:1、被告人肯定或确认婴儿已经死亡,然后再将尸体抛出窗外,被告人肖育英的行为仅属于道德层面谴责,不构成犯罪;2、被告人肖育英明知婴儿没有死亡故意追求婴儿死亡的结果或采取放任的态度,将其抛出窗外,导致婴儿高空坠落死亡,则属于典型的故意杀人行为;3、被告人肖育英故意追求婴儿死亡的结果,但其在抛婴时,实际婴儿已经死亡,而其误认为仍为活婴,则属于对象不能犯,仍为故意杀人(未遂);4、应当预见婴儿是活体,而没有预见,则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本案中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在抛婴时确已死亡,故上述第1种和第3种情形可以排除,对于第2种情形,即公诉机关指控的情形,律师认为证据不够充分,理由如下:
(一)从主观上来说,根据被告人供述主要原因:1、被告人刚成年缺乏经验,遇到这种情形缺乏处理经验,是一种无意识的处置行为;2、婴儿没有哭闹可能认为其已经死亡;3、被告人本人早产失血过多,只顾处理自身失血问题。从上述情况而言,被告人没有追求婴儿死亡的主观动机。
(二)从认定被告人故意杀人的证据充分度而言,证明被告人具有故意杀人的证据并不充分,本案中唯一证明被告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主观心态的证据仅仅是被告人第一、二次接受讯问时所作的供述,但是在被告人第三次接受讯问时,问被告人为什么抛婴,是否知道是活婴时没有回答,而第五次讯问时所作的笔录其已经对第一、二次供述抛婴时明知婴儿仍然活着的说法予以了否认,并给出了合理解释。
(三)从认定被告人故意杀人证据合法性而言,第一、二次讯问存在程序违法。侦查机关第一、二次对被告人进行讯问的时间为2014年1月3日,是在本案立案(2014年1月4日)并采取强制措施前,从本案证据材料来看,案卷材料中并未有侦查机关的传唤证,也未在讯问笔录中注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相关规定,“对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传唤到犯罪嫌疑人所在市、县内的指定地点或者到他的住处进行讯问,但是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对在现场发现的犯罪嫌疑人,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但应当在讯问笔录中注明。”本案中,侦查机关第一、二次讯问既没有出示传唤证,也没有在现场出示工作证口头传唤的笔录反映。另外,从侦查机关随案移送的同步录音录像来看,其中最关键的第一、二次讯问录像并没有声音,无法确认侦查机关审讯时是否存在诱供的行为,因而严格意义上而言,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四)认定婴儿高空坠落死亡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缺乏完整科学性,未能综合评判婴儿死亡的一果多因情形。根据《实用法医学》(第439页)法医学原理:新生儿的体温调节能力甚差,体温容易随气温而升降,冷天新生儿出身后,如不给任何护理,不给穿衣、包裹,不采取任何保暖措施,使之裸露于空气中,那么即使发育良好,有生活能力的足月儿,在出生后数小时内也必然会被冻死。在气温8-10℃的情况下,可迅速冻死。本案中,根据辩护人从赣州市气象局气象服务中心调取的气温证明,案发当时南康最低气温为1.2℃,平均气温为1.5℃,而本案被告人在婴儿早产后,处理自身身体出血问题时间长达半小时之久,完全存在婴儿被冻死的可能;另外根据《实用法医学》(第439页)法医学原理:对刚刚出生的新生儿的脐带不予结扎,甚至撕断脐带,这样都可造成新生儿失血死亡。使胎盘、脐带和新生儿仍连在一起,不进行任何处理,新生儿也可因失血死亡。本案中,被告人生下婴儿后,自行撕断靠近自己身体段脐带,剩余脐带与新生儿仍连在一起,且长达近半个小时未进行任何处理,因而不排除婴儿因脐带未结扎导致失血死亡的可能。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本案被告人作为婴儿母亲,虽然刚成年但也应当具备应有的生活常识,在抛婴前本应确认婴儿生死情况,而其未经确认就将婴儿从六楼抛弃,未尽到应有的责任,存在重大过失,属于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存在过失致人死亡的主观过错。其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的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
二、关于自首认定:被告人符合自首情节,可以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首先,根据公安机关出具的归案情况说明,肖育英是在公安人员在现场排查时,将其传唤带走,并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其次,根据庭审时被告人肖育英的供述,其刚进工厂时,已经看见了公安人员,并且猜到了可能跟自己抛婴有关,但其并未采取逃离现场的行为,而是仍然回到了宿舍现场,接受公安人员的询问。
第三,尽管被告人第一、二次讯问时供述的内容与第五次及法庭供述存在一定的不一致性,但其认为自己已构成犯罪,其合理的辩解属辩护权的行使,且没有否认其基本的犯罪事实。
第四,对于是否已知产下婴儿为活婴,属于被告人主观判断,不能凭鉴定报告来推定被告人主观判断,并且鉴定报告所进行的肺浮扬试验,只能证明婴儿系活产,不能证明婴儿具有明显的生命体征,以至于可以排除被告人主观上造成错误判断的可能。因此,不能据此认定被告人对基本事实否认。
根据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本案中,被告人符合该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形,应当依法认定其成立自首,并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三、关于犯罪情节:被告人属于犯罪情节较轻,应当从轻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阿英怀孕时尚未成年,为未婚先孕,且不符合法定婚龄,其在案发前原本打算次日前往医院进行引产手术,因意外摔跤发生早产,又因自身缺乏基本的生理、生育、婚姻常识,疏忽大意,存在主观过失构成犯罪,其对婴儿的死亡主观恶性较小,归案后悔意明显,并未给他人和社会造成严重损害后果,因此其犯罪动机、目的、手段、后果、社会危害性、主观恶性等方面均属情节较轻,应当从轻处罚。
四、关于量刑问题:建议判处三年以下并适用缓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6条规定,“对于所犯罪行不重、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较小、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要依法从宽处理。对于其中具备条件的,应当依法适用缓刑或者管制、单处罚金等非监禁刑。”同时,被告人阿英与死去的婴儿一样,也是本案的受害者,截止一审判决,被告人阿英已经被羁押近一年,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如果适用缓刑能使其感受到社会的温暖,更加有利于改造,进而能够早日正常的回归社会。因此,辩护人结合本案综合情况建议对其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阿英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阿英弑婴的主观动机与其他危害社会治安的杀人行为相比,其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较小,属于故意杀人行为中情节较轻的情形,依法应当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内量刑。鉴于被告人未婚先孕,男婴系在其与男友发生性关系后产下、男婴不足月等客观因素,可酌情对被告人从轻处罚。被告人不认罪,对已知产下的男婴是活婴的基本事实予以否认,不能认定为自首。故法院对被告人的辩解及辩护人关于被告人的行为系过失致人死亡、构成自首的辩解意见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经人民法院审批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被告人阿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后记:孩子成长需要扶一把
阿英弑婴一事令人扼腕,结局更是惨淡收场,一个小生命的悄然消逝、三年的牢狱之苦、一辈子的痛苦回忆……
其实,花季少女未婚生子、糊涂扔婴、弃婴、弑婴或做出其他违法行为的案例也早有所闻,面对这样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我们不得不反思,如何对待生命?
首先,缺乏家庭温暖。阿英父母常年在外务工,对女儿之事知之甚少,对阿英怀孕之事更是从头到尾一无所知,在阿英扔婴的第二天母女还通了一个电话,但是阿英还是只字未提怀孕和扔婴一事,可见阿英的家庭教育严重缺失,是在无人管、无人教、无人爱的生存环境中艰难成长起来的。
其次,缺乏对生命的基本尊重。阿英在厕所产子后,在没有确定孩子死活的情况下,就将孩子抛弃窗外,即是对生命的莫不尊重,也可能由此触犯法律。这种违背伦理道德的行径是缺乏责任意识的最大败笔,足以引起社会重视。
诸如阿英弑婴案件给社会敲响了警钟,从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来看,告诫父母在追逐梦想、为生活打拼的同时,要多关心孩子的成长,在不同的成长阶段给予适当的家庭教育,让孩子有了“难事”的时候敢于和父母讲,从社会角度而言,就该给予孩子更多的家庭责任教育,开辟各种途径、开通多种渠道提升孩子的法律意识,帮助孩子成长为知法、懂法、守法的好公民,别让他们的成长之梦过早地破碎。
 



上一篇:一起共同贪污国家惠农政策资金案件始末及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版所有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 赣ICP备案05001377号 技术支持:天昊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