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南芳名案
联系我们

地址:赣州市章江北大道111号

电话:0797-8151807

邮箱:jxnflf2006@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南芳名案 > 南芳名案南芳名案

婚外情下的房产之争

作者:卢盛宽 邹志强 发布于:2016/12/19 13:52:49 点击量:

 

【案情回放】
一心想要个儿子的钟某于2006年找到了比自己年轻18岁又同是已婚的王某,开始了长达5年的婚外情。王某于2008年6月生下两人之子取名郭某。同年,钟某以过继名义将郭某改姓钟某。此后钟某为了让王某和自己的非婚生子有个良好的居所,并自愿出资60多万元在某小区购置了一房产,一共花费90多万元,除钟某支付的购房款外,王某自己也出资了20多万元,购房合同系王某与卖方签订,并在房产交易部门办理了备案及过户登记,房屋产权人为王某。
2012年2月,王某及其丈夫收到了法院送来的传票。起诉自己的是钟某的妻子刘某,刘某以钟某擅自处分夫妻财产为由要求法院认定该赠与行为无效,并请求法院判令将本案诉争房屋产权确认为归自己所有。
一审法院认为:夫妻共同享有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而人民币是种类物,不是特定物,人民币的流通不能显示其共有的属性。本案诉争房产购房款虽然钟某支付了一部分,但不能证明该款系原告与钟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即使钟某侵犯了夫妻共同财产,即为单方处分行为,也应当由钟某来对妻子刘某承担责任。最终,法院驳回了原告刘某的诉讼请求。
【焦点归纳】
本案的焦点是钟某对非婚生子郭某的赠与性质如何。本案第三人钟某认为其将该房屋赠与郭某,该房屋应该登记在郭某名下,而不应登记在王某名下。被告王某认为房屋是由自己购买的,自己依法取得房屋所有权。至于钟某为此支付的60多万元的购房款,是对非婚生子郭某的赠与,自己作为郭某的法定代理人,代为接受该赠与款项是合法的。
原告刘某认为钟某在未取得自己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用来购买房屋的行为是违法的,应认定为无效,要求撤销该赠与行为,并判令确认房屋归原告所有。那么,夫妻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有财产,该处分行为的效力如何?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撤销该处分行为?
【案件分析】
1、民事法律行为更多的是体现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如果出现纠纷,无论是在立法还是在司法实践中,都体现了对当事人当时的内心真意的尊重。由于内心意思的主观性、无形性,为了确保交易的安全性和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司法实践中多采用主观说与客观说相结合的方式来确定当事人的内心真意,即既要考虑当事人当时的主观想法,又要考虑到其当时的外在行为所体现的意思。
庭审中,第三人钟某说其出资的60多万元是为非婚生子郭某购买房屋所出,只是被王某欺骗而错误地登记在王某名下,但并未提供有效证据来证明。依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即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谁主张,谁举证”,无法举证将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再者,依据《物权法》第十六条规定,即不动产登记簿是物权归属和内容的根据,不动产登记簿由登记机构管理。我国实行的是不动产登记制度,房产证上登记的房屋所有人视为房屋的合法所有权人。
综上,我们认为,该诉争房屋为王某所有,钟某为此支付的60多万元的购房款应当认定为其对非婚生子郭某的赠与。
2、对于夫妻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有财产,该处分行为的效力问题,我们应该对夫妻共同财产有一个清晰地认识:
首先,夫妻不同于一般的共有者,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各种财产发生混同,相互间存在家事代理权,除特别规定为夫妻个人财产外,其余财产都是夫妻共同财产。特别是夫妻双方所获得的金钱,其属于种类物和不可区分之物,无法区分来源,在未分配之前,双方都占有份额。
其次,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一条规定,善意第三人可以取得未经夫妻另一方同意出售的夫妻共有房屋产权。再结合婚姻法第十九条及司法解释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可以看出,一般来说,夫妻双方对外呈现一个整体,其一方的行为也会对另一方产生效力,双方对内的约定不得对抗第三人。但是与买卖处理共同财产的方式不同,赠与是一种不需要对价的处理方式。买卖获得的对价是一种新的共同财产,夫妻双方仍有权共享,夫妻共同财产并不会因此减少。但是赠与是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减少处理,一方擅自赠与共同财产,则会使另一方的财产减少,有损其利益。
再次,对于金钱共同财产,由于双方都有份额,双方都有权参与处理。夫妻财产上的混同不能否认双方人格上的独立,夫妻各方也有权处理自己所享有的财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17条:婚姻法第17条关于“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应当理解为:(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
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赠与人享有撤销赠权的情形有三种,一是受赠人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二是受赠人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的,三是受赠人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而且赠与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一年内行使。本案中并不存在这些情形,所以赠与人钟某不能撤销。对于本案,有人认为原告刘某可以行使撤销权。其实这是不正确的,《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是赠与人本人享有撤销权的情形,而不是共有人享有撤销权的情形。本案中,钟某与刘某都无权行使撤销权,而应适用《民法通则》、《合同法》等有关无权处分的规定。
夫妻一方擅自处理共同财产的效力。夫妻一方擅自处分重要的共同财产之行为,应当分情况讨论其效力:如果未经对方同意,一方将全部共同财产作出处分,那么,除善意取得外,该行为无效;如果未经对方同意,一方将共同财产中属于自己的份额做出处分,则要更进一步细分-----如果该财产属于可分物且双方对该财产份额有明确的约定或其他可以确定份额的依据,则该处分行为不能当然无效,如果份额不确定,则处分行为无效;如果该财产为不可分物,如车辆,则处分无效。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如果一方擅自处分共同财产后,第三人属于善意取得或有理由相信处分行为属于夫妻共同意思表示时,该行为有效。
综上,从平衡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角度分析,客观地你说原告在本案中并无过错,被告王某并未强要索要钟某给付财产也无过错,非婚生子郭某接受自己亲生父亲赠与的购房资金更无过错。若单纯从保护原告合法权益角度出发本案采取部分有效说更为合理。但本案诉争房屋已经依法登记为王某所有,原告诉请的确认之诉明显依据不足,一审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妥。
【案外的思考】
这一案件从接受委托起历时一年多,在办案的过程中,自己有几点有关伦理道德以及法理情的思考,写下来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与读者商榷。
第一,无论是道德还是法律都要求人们对家庭要忠贞。从某种程度上讲,一个连对家庭都不忠贞的人,体现了家庭美德的缺失。每个人无论身份和地位怎么变化,对家庭的忠爱不能变,应做到上对得起父母,内对得起妻子或丈夫,下对得起儿女。
第二,重男轻女的现象在我国可谓是根深蒂固,如何祛除这一陋习,使得人们认识到生男生女一个样,不去歧视女性。我想方法有如下一些:(一)、进行生育观的教育。坚持宣传教育,更新婚育观念,生男生女一样好的新型生育观念为主要内容,引导群众逐步转变“重男轻女”、“传宗接代”的旧生育观念。(二)、积极倡导男女平等,反对歧视妇女和女孩的社会偏见,鼓励女孩自立自尊自强,努力学习成才。(三)、改善养老保障制度。使得无论是农村居民,还是城镇居民都能够在年老时享受养老保险待遇,解决基本物质生活问题,这样就可以减父母老后对子女物质上的依赖,极大地降低父母对孩子的需求。(四)、依法治理重男轻女的陋习。对一些虐待女孩、遗弃女婴,甚至是残害女婴的行径要依法处理,希望在法律的威慑下,社会上重男轻女陋习将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第三、本案钟某并非直接将房屋赠送给郭某,钟某只是为王某购房进行了出资,房屋的购买人是王某,归根到底钟某赠送的是金钱而不是房屋。钟某的资产远远超过本案中赠与的金钱,钟某单方处分夫妻共有财产的行为并未导致原告陷入困难。原告提交的证据只能证明钟某为本案讼争的房屋出了钱,不能证明该房屋的产权应当归原告所有。
第四、原告主张本案诉求的法理基础是钟某的行为侵害了夫妻共同财产中属于原告的财产份额,但不可回避的是钟某本身就存在过错,如允许返还,则为实施不法行为者(过错者)提供了实现其不法目的的保护。
笔者认为钟某在本案中的过错行为应当受到法律的惩罚,其不能要求返还已经真实自愿处分的本案购房资金,否则将对被告严重显失公平。另外,还将导致不良社会风气的导向,即发生婚外情的男女双方一旦分手,付出财产利益的一方均利用自己的配偶合法权益保护为由彻底反悔,追回已真实处分的财产,从而逃脱其过错行为、不道德行为应承担的惩罚。笔者以为,不能助长此社会不良风气,有过错者将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甚至受到一定的惩罚。至于原告的合法权益保护,根据我国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无论是否离婚,其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基于钟某存在过错,都有权多分财产。法律已经开辟了周全的救济途径。



上一篇:一起残疾人盗窃案的一审辩护

下一篇:“自动投案” 的认定探讨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料下载 | 联系我们

版所有江西南芳律师事务所 赣ICP备案05001377号 技术支持:天昊科技